御宅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御宅书屋 > 天yin在上(主攻NP) > 周末开始恢复更新,更新完替换内容

周末开始恢复更新,更新完替换内容

俺终于写完了论文,结束了答辩,并且成功抵达了留学目的地,总算有时间继续开始填坑了

        (其实三月份的时候也是有空闲日子的,检讨一下自己,真的是太懒了,一直拖到四月,结果事情堆得太多,忙得不行)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还是拖延症晚期,得治,又影响生活又影响自己心态

        打算就从规律更文这一点开始改吧,通过规规矩矩的更新来培养一下按时完成任务的意识(掐在ddl前赶论文真的太痛苦了)

        对着电脑从晚上一路熬到天亮的时候,就很后悔,为什么之前不提早写;

        疯狂收拾行李怕赶不上飞机的时候,又开始埋怨自己为何不早点整理好东西;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得反思一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是从别的文里粘贴过来的一部分内容,等周末更新完了会替换正文及标题(章节内容满一千字才会被显示到前台)

        没法子只好这样凑合下,实在不好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贼军骁将郑一刚麾下副兵马使钱莽,在撞上这伙流民之前,逃得十分狼狈,已经多处挂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领的那队人马,被宣武军的悍卒咬住不放,跟在屁股后面撵了一路,几乎伤亡殆尽,现在身边只剩一个忠心耿耿的亲兵,唤作张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cu汉向来糙惯了,也不知道要觑他眼色。但见他神情难看,到底哼哧了几声才壮着胆子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军使,俺们如今该往哪个方向逃哇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风带着怒气刮过去。什么空长fei膘不长脑的蠢物,只会张嘴问个不停!

        老子我又哪里晓得,反正见到一条道就钻,先把追兵甩得远远的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钱莽狠狠地一夹马腹,实在嫌这马跑得不够快,又暗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中用的畜生,平日可没少食上等草料,到了紧要关头却不肯撒开蹄子跑,差点害得老子丢了xing命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战马悲鸣一声,竟能听出一丝泪音。它蹄子迈得更疾,马背上身着铁甲的钱莽,整个人也跟着颠簸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猛一时没反应过来,被落下好几步的距离,他赶紧策马上前,不时地用眼角余光观察附近有无穷追不舍的官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门心思要赚战功的宣武军来说,他们这帮反贼的项上头颅就是目前最值钱的财货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侧的林木飞快地往后退去。钱莽紧紧握着缰绳,手上的伤口又涌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抽空瞄了一下身旁这个侥幸留住xing命的亲兵。张猛的眼里满是惊惶,同时也藏了几分属于亡命之徒的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多么可笑,几日之前,他们砍翻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唐州百姓的时候,就像在宰杀弱小的绵羊,而现在自己的xing命,也如同待宰的牲畜一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脏跳得很急,因为自己那柄挥舞起来能让数十人不敢近身的马槊,在刚才的混战中卡进了一个宣武军士卒的xiong膛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寒光闪闪、沾满血污的槊锋很轻松地穿透了那个士兵的身躯,似乎是被人的肋骨给硌住了,哪怕他拼命拔了几下,也愣是没从对方的血肉里抽出自己的武qi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附近持着陌刀的步兵又源源不断朝他围过来,眼看就要把他圈在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索xing弃了马朔,只用一把跟了自己多年的宽刃大刀,嗖嗖地砍向拦在面前的所有人,硬生生地在敌军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钱莽还没杀尽天下的狗官,怎能轻易将命折在这里!

        凭着对生的渴望,他甩动胳膊奋力厮杀,终于成功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曾经并肩作战过的兄弟,竟然都没能逃出来,只剩那个叫张猛的亲兵,还能活着跟自己汇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掌中的大刀,不知是不是因为沾了太多湿热的ye体,hua得简直握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右手死死攥着染了体温的刀柄。这把刀是郑都头,郑一刚送给他的最珍贵的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我有大恩的郑都头啊…你如今又被溃败的乱军挟到了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手上的热血染红了那截缰绳,他的心底却是一片寒凉。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