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御宅书屋 > 快穿之拯救rou文女主(np) > 在星际文中拯救alpha女上将77诸事不宜

在星际文中拯救alpha女上将77诸事不宜

叁人落座后,因为正餐还没开始,便又各自根据喜好向侍者要了酒,边喝边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们俩啊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”秦凌的表情有点无奈:“当初一个两个不是都冷心冷情的么?怎么现在都可着一棵树吊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尤其你。”他恨铁不成钢地看向谢沉渊:“转行也就算了,怎么还学人当小叁挖墙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样的指责,谢沉渊没有展现出丝毫羞愧之意,只意兴阑珊地喝了口酒,眼神中颇多困惑,像是在思考什么事,很平淡地回应道:“还好,在我看来,罗放从来也没什么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的语气漫不经心,内容却简直气死人不偿命,秦凌眼看着一旁曲夜的脸立刻就黑了,赶忙做好拉架的准备,没想到等了半天,现场仍旧维持着表面的和平,他内心居然又有点遗憾,不免暗骂自己不道德。

        叹声气,秦凌苦口婆心劝wei道:“算了,我不清楚过往,那也就不多评判以前的事,但你们俩既然叫一声师兄,我就还是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手吧,没戏的。”秦凌仔细斟酌措辞,试图把兄妹乱lun的事实美化包装一下:“我这位大外甥亲缘淡薄,好容易有个能看入眼的妹妹,不留在身边待几年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话秦凌没法说,因为私心,也刻意地不想说――他眼看着罗熠一步步熬到今天,知道这个外甥的艰辛苦楚,看到他在人生最后这几年有了伴,日子总算带上了活人的生气,是真心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弟终究还是外人,即便知道罗熠没几年好活,秦凌也不希望再多两个人巴巴地盼着他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曲夜的表情倒没怎么变――他事先受了一番敲打,对前路艰辛早有认识。谢沉渊则是罕见地皱了皱眉,刚要说话,那头罗熠已经开始了简短致辞,他于是十分礼貌地等宴会的主人讲完,才看向秦凌,带着几分不确定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储殿下的健康状况――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凌呼吸顿时一窒,脑中警铃大作,面上却仍维持着方才的表情,笑着从容回答道:“好得很啊,这方面可没人比我有发言权,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沉渊似乎也意识到了他这问题问的不对劲,马上无所谓地笑笑,随口解释道:“我前段时间淘到一本古书,对里面讲的相面术很感兴趣,就私下学了一段时间,自认为已得其精髓,刚才一时技痒,没成想丢了丑,让师兄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凌自是不会信他这番瞎扯,但仔细想想,也实在找不出谢沉渊能得知这种绝密消息的途径,只在内心对这个神秘的师弟又多了几丝忌惮。而曲夜和谢沉渊打了一年半的交道,知道他绝非无的放矢的人,不由暗自回忆起同罗熠见面时的细节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餐时间到,侍者开始上菜,叁个人各怀心思,没再多言语,各自礼貌疏离地用起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而同一时间,罗放也被罗熠揽着在某张桌前落了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重要的公开场合,当然不是享受兄妹甜蜜时光的合适所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