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御宅书屋 > 【GB女攻】易主 > 19遇险

19遇险

新公司的经营逐渐步入正轨,QW医药在业界打响了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一年时间,在祁渊的暗中运作下,国外的供应链重建了90%,而由温溪出面联络的国内分销商们也反响热烈,销路很快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QW医药的商业价值在最近半年又翻了一倍,温溪作为企业掌舵人身价水涨船高,日程安排也越来越紧,恨不得把时间掰成八ban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自在了。”温溪疲惫的放下签字笔把文件扔给祁渊:“早知道CEO这么难当,我才不要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辛苦啦。”祁渊把文件归类收好,转到椅子背面帮温溪按着肩膀:“那今天晚上的聚餐就让他们自己玩吧,咱们也偷个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温溪拉着祁渊的手把他带到身前,翻身把人推进老板椅里,欺身坐在祁渊的腿上:“让主人检查一下阿渊刚刚有没有好好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拿着电话打给秘书办的祁渊闻言不由得红了脸,感受到主人的手已经穿过了裤裆的拉链隔着内裤抚上了他的xingqi,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卡壳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对面的人疑惑的声音传来:“祁先生?您刚才说什么?不好意思我没听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哦、我说晚上,温总不参加聚餐...嗯哈..咳、就这样。”祁渊火速挂了电话,腰已经不自觉的软了下来,紧贴着椅背接受主人的“检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后xue里的gangsai被温溪浅浅的推动,被含入的更深了几分,与min感点仅一步之遥。祁渊忍不住把双腿分的更开些,方便主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上午的工作蛮认真嘛,没有自己偷偷玩哦。”温溪满意的摸着祁渊紧绷的肌肉,nie了nie他不住紧缩的tunban。可祁渊正在等待温溪给他个痛快时,女人却收了手,一本正经的说起了公事:“昨天下午仓库那边报告说针剂P断供了,大概什么时候能进来新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啊.....嗯?”祁渊的呻yin没来及咽回肚子,主人总是爱捉弄他,办公时调情,调情时又顽劣的说起正事:“......之前的供应商,SK组那边乱起来了......据说上月SK老大的二儿子把钦定的太子爷架空控制起来了,把老头子气的起不来床。现在SK组所有的货都被拦截了,我们的人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发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权利更迭,价钱怕是要重新谈了。”温溪烦躁的抓了抓头发:“我们要盯紧了。众伽这两天态度暧昧,我看周河八成是也听说了消息,想越过我们和SK组联系,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渊会盯紧的。有必要的时候我亲自过去一趟。”祁渊蹭着温溪的脖颈,温声安抚着为生意焦心的主人。他知道温溪这一年多么辛苦。为了让他少些麻烦,温溪代他成了QW药业的总裁,管理公司出席会议拉拢客hu还要学习专业的医药知识,她一直尽力做到最好。企业做大有资源和利益链固然重要,好的管理更是必不可少。温溪凭着坚定地意志和决心在祁峰的“老交情”里愣是没让他受一点委屈或羞辱,堂堂正正的挣到了行业内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们的连接也更为亲密,不只是肉体关系,在精神世界他们除了主人与宠物,还是老师和学生、也是并进作战的伙伴,方方面面亲如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周,SK组的消息才姗姗来迟,新上任的社长松平正一先生邀请合作伙伴参加他的入职仪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点名要求我们两个一起去?”温溪看着邮件皱起眉:“那边的生意不是一直由藤原负责接洽吗?”谨慎起见他们不用地区供货都有固定的联络人,对方大概知道QW公司是他们的下家,却不一定知道温溪和祁渊的真实身份。在国内他们还有其他正规生意,国外合作公司各类活动的邀请函大多只写明公司名称,很少有这样指名道姓、要求某人到场的邀请函。

        SK组出了名的对女xing不友好,更没有理由要求温溪亲自到场。温溪右眼皮跳个不停,对着邀请函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祁渊也觉得蹊跷,“阿渊去吧,主人留在家里。”这一次出去至少一星期,他不愿和温溪分开这么久,但他更不愿温溪涉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溪摇了摇头:“让我再想想。”生意重要,阿渊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SK组的活动许多人都听到了风声,趋利者闻风而动,纷纷想要获得邀请函,直接联系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