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御宅书屋 > 夜寝 > 三十八 他的魔教以及教徒们6

三十八 他的魔教以及教徒们6

“我没给你们吃!”,许夜一把扑了个空,气得恨恨咬着牙,磨得嘎吱嘎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盒糕点他自己还没吃两口就被波金栗抢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子连口吃的都不给我?”,波金栗咬了一口,美滋滋的尝着,嘴上叫苦,“有美味就吃独食……你心里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夜看着凌葳犹豫不决的nie着栗子糕,眼神闪了闪,越发白皙灵动的脸掀起期盼的神色,“你不会和波金栗一样寻我不开心吧?”,走进桌边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!”,许夜瞪着眼看着坐在桌上的波金栗忽地抬手将凌葳的手一推……sai进了嘴里,凌葳怔怔地抵抗了一下,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圣子大人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夜拿着踹开门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恩月阁今日热闹得多,自从有人搬进来,波金栗也跟着有样学样,荒芜的后花园都在李蝉的布置下焕然一新,不过如今是冬日,好看了多少许夜是没看出来,就是整齐了些,要是开chun了肯定就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襄冯一个人坐在廊边摸着一只鸽子,神色平淡。他虽然把自己房间布置好住在恩月阁但基本没在许夜面前出现过,原因无他土舵的事太多。一上午都在跟他交接,才刚从外面回来鸽子就飞到他面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还是水舵好……若不是阿五帮他分担了不少,他连这会坐下来的时间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放在几天前他恨不得每天都花枝招展在圣子面前晃悠,但他怎么也没想过土舵的事务多,是怎么个多法,几乎连睡觉都睡不安稳,他正nie着纸条唉声叹气,不一会又有一只信鸽从外面飞进来,落在座边抖了抖翅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天不都只联系一次么?”,他取下信件,神色一呆。

        殿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夜看着拧着眉头的右使,困惑地看了眼两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人没来齐么,还不说?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右使道,“襄冯已经去找土舵的教徒了,罗锦……也一样,木舵被五毒教偷袭损失了不少人,还有一部人被被抓生死不明,好几天没有木舵的消息了,几个教徒死里逃生找到了土舵,这才传出消息,我们必须做好总坛被探听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葳在一边听着,他已经不是舵主,不过由李蝉留过口令仍然能在恩月阁自由出入。他有些疑惑,“教徒们都中了蛊,按理说不会供出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右使抿了抿唇,神色冷然,李蝉接话道,“是该做好准备的,五毒教的蛊术精湛,不会不知道我们的人根本说不出,但从前他们很少这样大量的袭击抓人……很难说他们能不能问出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葳心神一滞,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苗域动dang,今日是他称王明日就是你称霸,炼蛛教能几十年来稳居第三,就是靠的没有完全站在光下,有一处安全的黑暗地带喘息,哪怕分舵撑不下去还能将人手撤回来慢慢修养。

        谈话没有避着人,几个药师一脸的忧心忡忡,在场的人显然都能想清楚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毒教真是疯了!”,许夜握着手锤了锤桌子,连意华坐在他身边,显然赶来得匆忙,头发散乱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大雪封山,苗域人大多在发愁怎么不饿死冻死。”,右使看了眼总坛地图,顿了顿,“五毒教不会在这个时候无的放矢,一定是要求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想趁火打劫!”

        物资充盈的时候争斗就会少,今年收成本本就不好,苗域还同时受西域和中原两方侵扰,普通人即使有钱也很难得到食物,何况在苗域有点盈余的普通人是死的最早的。物资不充足,那就去抢去截去争夺,你死我活,强者生弱者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教中的财富由各个分舵清点,除了近期所需的物资都会像储存一样慢慢运回总舵,这一过程总坛的每个教徒都有机会参与,属于对教中的贡献,其中一部分会留在恩月阁的库房中,就在他们所站的地下,钥匙就在许夜手中。整个过程隐蔽又分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马上就过年了,真这时候出事?”,波金栗眯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我,过年这天就是最好的时机。”,李蝉道,看了眼许夜,“不过也不必太过听风就是雨,五毒教也并非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结果,只是教中必须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右使各自将几位舵主分好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